湖北企业家网
微信扫一扫关注
湖北企业家

本期杂志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经济观察

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路线图浮现

发布日期:2019-08-30

来源:经济参考报

   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路线图日渐清晰。《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央行独家获悉,根据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部署,目前在化解和处置中小银行风险时要从压实金融机构自救的主体责任、地方政府的风险处置属地责任和监管部门的监管责任三方面着手。在处置方式上,根据不同风险成因和性质,分类施策精准拆弹。而在处置过程中,始终坚持早发现、早处置和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风险处置坚持依法合规,遵循成本最小化原则,并严格防范道德风险,注重在改革发展中化解风险。此外,记者也从多个渠道获悉,目前相关监管部门正在酝酿制定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处置的相关文件。

  机构、政府、监管三方责任须压实

  少数中小银行此前发生的风险事件引发市场广泛关注。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及,“把握好风险处置节奏和力度,压实金融机构、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责任。”

  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央行表示,当前我国中小银行风险总体可控,但部分机构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突出。目前在化解和处置中小银行风险时,要压实金融机构自救的主体责任、地方政府的风险处置属地责任和监管部门的监管责任。

  在谈及具体的思路时,央行表示,首先,压实金融机构自救的主体责任。金融机构股东要及时补充资本,承担损失。特别要完善公司治理,发挥好党委的政治领导作用,“三会一层”各负其责、严格履职,高风险金融机构应积极开展自救,稳定资金来源,控制资产扩张,梳理处置可变现资产,增加头寸。其次,地方政府承担风险处置属地责任。对地方法人机构,如果出现重大风险,应按照属地原则,以地方政府为主,牵头拟定风险化解处置的方案,推动实施改革重组,从资金、税收上予以支持,维护地方金融稳定。第三,监管部门履行监管责任。监管部门应督促高风险金融机构调整负债结构,控制资产端扩张。严格对金融机构股东管理,压实大股东和高管的自救责任。此外,要依法查处和追究重点机构违法违规行为及相关责任人。

  “金融市场具有高度敏感性和传染性,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不仅需要考虑流动性问题,还需要通盘考虑资产质量、公司治理的问题。因此,防范风险最根本的就是机构、政府和监管部门三方共同发力,多渠道支持银行谋求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中小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应当鼓励以自救为主,一方面改善公司治理,完善风控体系,达到“止血”效果;另一方面落实股东责任,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实现“输血”功能。此外,在经营上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不盲目贪大求全,形成持续“造血”能力。

  同时王一峰表示,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情况和监管存在差异,金融机构尤其是中小金融机构在经营过程中往往具有属地化特征。如果地区经济出现产能过剩、经济增长和经济运行效率低下问题,地方银行就会体现出相应的风险。作为地方监管部门需落实地方主体责任,更重要的是构建良好地方生态。

  处置风险“分类施策精准拆弹”

  谈及具体的风险处置路径和方式,央行表示,在处置方式上,根据不同风险成因和性质,分类施策精准拆弹。而在处置过程中,始终坚持早发现、早处置和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风险处置坚持依法合规,遵循成本最小化原则,并严格防范道德风险,注重在改革发展中化解风险。

  当前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主要有破产清算、行政接管、重组改制、市场化处置四种模式。从公开信息来看,今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在处置和化解包商银行、锦州银行及恒丰银行的相关风险时,所运用的方式和手段也不尽相同。

  包商银行出现信用风险后,人民银行、银保监会会同有关方面依法联合接管包商银行,接管期限为一年。当前正有序推进清产核资,之后将尽快启动包商银行市场化改革重组。总体来看,果断实施接管发挥了及时“止血”作用,避免了包商银行风险进一步恶化。

  锦州银行则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支持和指导下,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信达投资有限公司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部分该行内资股。据悉,锦州银行在前期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工商银行向锦州银行派出行长和党委书记。

  恒丰银行日前也正在推进汇金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按照市场化原则入股的事宜。据了解,汇金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的进入,将大大提高恒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进一步完善恒丰银行公司治理机制,央行、银保监会也将给予相应政策支持。

  另据媒体援引接近监管层人士的话称,金融监管部门正在市场化和法治化的大原则下,探索更多的风险化解方式,处置锦州银行是一种模式,但是对于未来可能的高风险金融机构,并非一定要按照包商银行或者锦州银行处置的路径来做。

  坚持多兼并少破产政策思路

  对于依法依规稳妥处置金融机构风险的政策思路,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已经指明,坚持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多兼并少破产,促进形成审慎理性的金融文化。

  董希淼表示,考虑到破产清算对市场影响较大,且当前很多存在问题的银行普遍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漏洞,类似锦州银行采取兼并重组的市场化模式应用或更适用于多数银行现状。一方面,找到实力强大的金融机构接手,通过兼并重组方式有助于把对市场影响降到最低,另一方面通过派驻高管团队,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其经营管理。

  王一峰也表示,金融机构是杠杆高、风险传染度高的行业,在发生风险时可能会反作用于实体经济,因此,有序进行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退出,推动尾部高风险金融机构并购整合,提高金融资源运用效率或成为下一步重点工作。

  董希淼认为,未来金融机构兼并重组或有更多措施,问题机构未必全部由国有银行接管。“比如当前对于城商行的风险,可以由国有银行接手,未来对于存在风险的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监管或许可能会考虑由农商行接手发展。”


金多宝玄机料